《沧海一声笑》

宫商角徵羽,没有半音,大气直接。

简单的结构,起承转合四句,与欢乐颂结构相同。

与欢乐颂一样,都是级进的旋律。不同的是沧海一声笑更简单,直接从高到低走完一个八度。

一二两句从主音降到属音,下行。级进+下行,豪迈中不失平和。

三句进阶二句尾音往上走,四句回到主音结束。

曲谱

Advertisements

Exposition

  • 0-
  • 1:03 A
  • 1:16 B
  • 1:49 C

Devel

  • 1:50-
  • 3:52

Recap

  • 3:53-
  • 5:15

Coda

  • 5:16-
  • End

Detail:

莫扎特《G大调弦乐小夜曲》 主部(呈示部)主题是跳进和类似的东西,这段音乐基本上只是一个大三和弦。如果我们在音乐中想记住音高和旋律,需要在相应的位置标记许多小“X”,因为我们没时间一一记录旋律,所以要用这些标识出音高和走向。在大三和弦的跳进之后,有一个小切分音,然后这里算是对位。这段主部主题里有这样一些乐思:A、B、C。在一段兴奋、运动后,低音出现然后是暂停,这里有个终止式,它是A主题乐思的结尾,就像戏剧一样看到场景变化,一些演员离场、空台,然后其它演员即将上场。一个更为抒情的副部主题(B)出现,以下行的级进方式呈现。在主题进入结束时最值得注意的是,非常连续地保持在同一音高上最终走到一点(结束主题是乐思C)。展开部的开头降到了属音上,然后有个不协和的转变是个标志——进入新乐章即展开部。莫扎特在不同的调性中迅速转换,然后会听到一个再过渡的开头,只用了结束部的主题(即连续地保持在同一音高上,但在不同调性转换),即这个短暂的展开部是用的呈示部结束时的乐思C,现在我们进行到再过渡时会听到小提琴下行了,隐含的低音线是属音走向主音,然后回归到主部主题,所有主题材料没有创新,到了连接部分,运动的,他用了较短的篇幅。在主部(呈示部)主题第一次出现时用了低音,而这次是停下来仅仅持续了主调,然后其它素材也再次回归,以同样的顺序出现在主调上。结尾部分是典型的莫扎特式,并不复杂但却是一个非常美妙的有关奏鸣曲形式的范例,它完成了我们模型的要求,适合所有的特点,速度也非常快,这一乐章大概有六分钟。

All three movements

百科

听说要世界末日了

现在和家里人视频能让我感到心安。不过跟世界末日没有任何关系。2012来了又结束了。照例写点小结。

这一年把统计和优化的基础打完了,也重新把分析回顾了一下。统计推断本身似乎没什么魅力。说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的时候,常常就意味着没别的significance 好说了。probability相比倒显得意义更大点,至少可以拿来作理论证明用。统计学习这一块,对我仍旧魅力非凡。路漫漫其修远兮。优化学了主干知识,知道了duality会推导kkt条件。为了学这东西还专门选了门课没花多少时间就拿了个10分,工科数学之水可见一斑。但我知道离得心应手地使用还差得很远,相比统计,优化需要更完备的数学积累。

2012比较意外的就是接触到信息论的东西。图灵百年演讲里听到ziv把信息论是和计算机科学相提并论时候被吓了一跳。后来知道MDL在数据挖掘领域现在大概算如日中天了。从entropy到Kolmogorov复杂度:一方面为DM/ML提供了理论基础,就是现在将各种模型都可以纳入的MDL框架;另一方面为计算机科学作了补充,即和计算复杂度共同成为描述程序的两个维度。找最小的MDL的模型常常是NP问题,如何在限制描述复杂度的情况下减小计算复杂度,或者反过来在限制计算复杂度的情况下减小描述复杂度,是非常好的研究问题。

慢慢对潮流有了抵抗力。deep learning, markov logic network,学术界的人就喜欢玩各种概念。再比如social network,这两年kdd上火得一塌糊涂,新问题层出不穷,要克制住真的不容易。从模式挖掘的这一块看就是把以往的item,itemset,推到sequential, 再推到tree和graph。知道来龙去脉了,也就不觉得神秘了。很多概念出现了,火过了,就死了。有些还活着,但是不能再搞了。记得4年前我刚接触分类聚类那会儿,听着多潮啊。有种再回首已是百年身的感觉。

这段时间对继续读博士的热情有了怀疑。路要走得好,光靠自己还是不行。机遇和环境缺一不可。不管怎样,先这样着。今年还是很好地完成了自己年初的设想。明年,把手头的经典读完再把coding能力好好磨一下。

团成片的尼克谈图灵(上集.下集)终极篇(中间有库歇集的利维无耻的夹带私货,嘿嘿…..(狡诈的笑))

Download link:  “团成片的尼克谈图灵终极篇.txt” http://vdisk.weibo.com/s/xehX/1313660045
上集:

阿兰-图灵(Alan Turing)生于1912年6月23号,逝于1954年6月7日,活了不到42岁。生的不伟大,死的不光荣。图灵生在西伦敦,但按日子算,他是在印度被种上的。他爸是大英帝国驻印度的公务员。图灵生的时候,他爸在印度已经工作了十年。他父母把印度当家,偶尔回英国是为了度假。图灵有一哥约翰。图灵祖上应该都是聪明人,他爷爷毕业于剑桥三一学院,学数学的,他姥爷是印度马德拉斯铁路局的总工程师(不知道管不管调度)。他妈家有个远亲据说是最早在理论上发现电子的人,汤姆逊六年后才物理上证实,那远亲为此入皇家学会,相当于中科院院士吧。

20世纪初,英国流行父母把孩子留给保姆养育,不知这同罗素的教育理论有关系没。可能是经济或政治的原因吧,中国50到70年代,也流行过双职工把孩子交给祖父母或保姆的,独生子女政策后才改过来。图灵的保姆汤普森小姐回忆说“这孩子正直,聪明”。图灵和别人下棋,不让子,也不悔棋。他三岁时,他妈到伦敦看完他又要回印度,临别时对他说“当个乖孩子,啊?”,图灵回:“但有时我会忘的。”可怜价,这孩子 。图灵十岁时进了预备学校,这是为了进public school做准备的,英国public school相当于美国私立中学,叫public是因为面向社会,不光有钱就可上,你得考。 Continue Reading »

万事俱备都还要东风

这两天都在听郁可唯的歌。放不下,失恋事小,伤不起,指望都值得一听。不过林夕国语水平是不是下降了。。

这是出去年星光的比赛视频。就像林夕的评语,郁可唯的表现是完美的。希望以后能出让人更加记得住的歌。

说说话

大学以前的时候,学习和向上是重点,除了调侃扯淡不会说其他的话。属于不会说话。大学以后想这想那看这看那,会有时说些有道理的话,却说不出我自己的话。再后面以为生活就是那样了,说的话越来越不像话。慢慢失声了无语了。到现在经常说服不了自己,不说话不行了,对自己交代不过去了。于是再捡起来这一个字一个词,学着发出自己的声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