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 for February, 2013

宫商角徵羽,没有半音,大气直接。

简单的结构,起承转合四句,与欢乐颂结构相同。

与欢乐颂一样,都是级进的旋律。不同的是沧海一声笑更简单,直接从高到低走完一个八度。

一二两句从主音降到属音,下行。级进+下行,豪迈中不失平和。

三句进阶二句尾音往上走,四句回到主音结束。

曲谱

Advertisements

Read Full Post »

Exposition

  • 0-
  • 1:03 A
  • 1:16 B
  • 1:49 C

Devel

  • 1:50-
  • 3:52

Recap

  • 3:53-
  • 5:15

Coda

  • 5:16-
  • End

Detail:

莫扎特《G大调弦乐小夜曲》 主部(呈示部)主题是跳进和类似的东西,这段音乐基本上只是一个大三和弦。如果我们在音乐中想记住音高和旋律,需要在相应的位置标记许多小“X”,因为我们没时间一一记录旋律,所以要用这些标识出音高和走向。在大三和弦的跳进之后,有一个小切分音,然后这里算是对位。这段主部主题里有这样一些乐思:A、B、C。在一段兴奋、运动后,低音出现然后是暂停,这里有个终止式,它是A主题乐思的结尾,就像戏剧一样看到场景变化,一些演员离场、空台,然后其它演员即将上场。一个更为抒情的副部主题(B)出现,以下行的级进方式呈现。在主题进入结束时最值得注意的是,非常连续地保持在同一音高上最终走到一点(结束主题是乐思C)。展开部的开头降到了属音上,然后有个不协和的转变是个标志——进入新乐章即展开部。莫扎特在不同的调性中迅速转换,然后会听到一个再过渡的开头,只用了结束部的主题(即连续地保持在同一音高上,但在不同调性转换),即这个短暂的展开部是用的呈示部结束时的乐思C,现在我们进行到再过渡时会听到小提琴下行了,隐含的低音线是属音走向主音,然后回归到主部主题,所有主题材料没有创新,到了连接部分,运动的,他用了较短的篇幅。在主部(呈示部)主题第一次出现时用了低音,而这次是停下来仅仅持续了主调,然后其它素材也再次回归,以同样的顺序出现在主调上。结尾部分是典型的莫扎特式,并不复杂但却是一个非常美妙的有关奏鸣曲形式的范例,它完成了我们模型的要求,适合所有的特点,速度也非常快,这一乐章大概有六分钟。

Read Full Post »